浙江省抗癌协会团体会员单位
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团体会员单位
浙江省级单位医保定点医疗机构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抗癌勇士 > 抗癌明星介绍
抗癌勇士

惊见三台云舍——访寿伟国

    这次走访杭州的病人时,我曾与寿伟国先生用电话联系过,他很客气地回绝了我。不料杭州的走访告一段落时,却接到了孙彩珍医生的通知,说寿先生已同意将他的资料收入再版的《生命之光走访录》中。第二天起了个大早,急匆匆去汽车西站,赶赴杭州,我算计了,早去早回。尽管去杭州像上舞台跑龙套,却知道在杭州乘公交转车找三台云舍,我还不够精,出南站就打的。一个拉客的司机见我是“外马” ,开价就是60元,我一笑说:“打表。”他一怔说:“你去排队。”我又一笑,怎么去我不知,但我在地图上知道杭州汽车南站距三台山路有多远!找到三台云舍一看,一片两层楼的房子,掩没在树丛间,几乎家家门前都摆有桌椅,已有不少人乐在其中。在这儿吃,不是绿色食品也有了绿色。时近中午,肚子有点饿了,但还是先找到了61号。门关着,因为他和我约定下午见。就掉头寻了一家,明知在这儿吃东西价钱不菲,却想起了李白《将进酒》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两句诗,不由自嘲:“得意谈不上,知足长乐,也陪着‘浙江省人民政府外事办’的哥们姐们享受一把!”享受完了,才拨通了寿先生的电话,去他那儿开始了访谈:
    “我是2006年8月在杭州市××医院检查出来的,确诊为肝炎GPT指标1000多(转氨酶),黄疸指数148,去杭州第×××医院住院一个多月,黄疸指数反而升高到500多,再升上去不下来,医生没法治了,还给我做过两次人工肝。到9月初就转到××医院,黄疸指数暂时被控制住了,没上升了。在不让××医院医生知道的情况下,艾克专家为了给我看病,竟装着探望病人,悄悄去了我的病房,坐到我病床边和我闲聊(就谈他以前给他父亲治病的事),后来我才明白,就是这次闲聊,帮我树立了抗病的信心。我也感到奇怪,以前一直不下去的腹水,第二天腰围竟下降了两厘米!我和艾克专家算对上号了,我弟弟也说:‘你有救了。’从这次见面后,采取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每周的黄疸指数下降100左右。(当时我的黄疸指数太高,不告诉我,直到出院才告诉我。)当时××医院的医生也很开心。我在××医院住院到10月下旬,西医继续治疗到11月底,当时还有腹水,但我除了吃利尿药(西药),全部吃艾克医院的中药,一直吃到2008年底。我在住院期间,出虚汗很厉害,有时一晚上盖的棉被要翻覆3到4次,湿透了,在空调下风干再换。对此,西医想不出好的方法治疗。这时,我已吃了两周中药,医生在了解了我的病情后,在原方上加大了‘制龟板’这味药的剂量。我服药后,不但当天晚上不流虚汗,而且此后再没流过虚汗。中药的疗效在我身上很好。到2007年时,我的指标已正常了,我就想让医生将‘治疗方’改为‘调理方’,这样可以减轻我的经济负担。但我没说,只是自作主张地将吃的药减量,原来吃一天的药,改做吃两天,后来又改为吃3天,这段时间,我的体力也慢慢恢复了,到2008年5月又上了班。我认为,一位中医大家樊正伦说的‘明医真药好病人’这句话,恰好体现了艾克专家和我之间的医患关系,医生首先给了我‘会好的’信念,让我建立了能康复的信心。另外,艾克医院对病人真诚的关怀,如电话询问等,增强了病人康复的信心。同时,艾克专家每次看的病人多,很难有时间细谈。别的艾克医院的医生说,担心病人和家属说他们是自卖自夸。我是艾克医院的医生治好的,我可以面对事实!”


寿伟国   男   47岁
档案号:99275   重症慢性肝炎
住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九莲新村23—79—502
暂住地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三台山路三台云舍61号
邮编:310012
走访日期:2010年3月31日

 

2018年送彩金网站大全

        解郁就是解除病人郁闷的心情,调理病人的气机。
        中医认为,肿瘤是由气、血、痰、毒相互交结而成的有形肿块,即气滞、血瘀、痰瘀、毒聚。元代朱丹溪认为肿块就是由“痰饮”、“气滞”、“血块”瘀滞而成的。
        临床上,我们发现肺,肝,胃,大肠,妇科等肿瘤,确实跟气滞有关。气滞……[详细]

专家团队

医院荣誉